兰草江湖在微信圈复活 十年前的血雨腥风谁还记得

学习 2019-06-04 18:11:46132会飞的胖头鱼

  原标题:十年前,兰草是个血雨腥风的江湖 如今,它在微信圈小心翼翼地复活

川滇黔三地兰友到古蔺双沙镇参加兰友儿子的婚礼,并参观陈俊中的兰棚

  ■“大崩盘后,很多人套在里面,对于行业来说,这是一场巨大的伤害,很多年恢复不过来。”

  ■疯狂的兰草沉寂多年以后,还坚守在这个圈子里的兰友,对回暖的行情格外珍惜。

  兰友 徐刚

  曾有一窝兰草珍品“神采飞扬”,卖到6万元/苗,余下的有人出一栋房子跟他换,他拒绝了。2006年,他搜集的170盆上好兰草,在一个雨夜全部被盗

  兰友 任正勇

  2005年底,花12.8万元买了一苗带一芽的“桃园三结义”,刚栽好不到10分钟,就有人出20万,他没有出手。2007年崩盘后,他卖出去的价格是200元/苗

  上山人 项正洪

  只负责“扯草”,这些兰草被称为“下山草”,经过选育后,再分苗流入市场。现在都去贵州境内“扯草”,古蔺因为经历2007年之前的疯狂,已经很难再找到珍品

  龙山镇的早上冷风浸身,这个离古蔺县城30公里的垭口上,是另一片生活的中心。

  徐刚的面馆位于场镇要道,他的隔壁是任正勇的交通宾馆,任正勇早上过来吃面,徐刚就站在热气袅袅的灶台后一边煮面一边跟他聊天。每隔十来天,项正洪就会来到他的面馆,带着一些兰草来,这时候,面馆比平时热闹得多。

  徐刚的面馆叫“兰友之家”,招牌下沿很小的字,写着“主营:菌汤面、菌汤锅”。

  徐刚是个传奇人物,至少在古蔺兰界算得上。他曾有一窝兰草珍品,卖到6万元/苗,余下的有人出一栋房子跟他换,他毫不犹豫就拒绝了。再后来,他搜集的170盆上好兰草,在一个雨夜全部被盗……

  那是2006年的事情了,他的生活早已归于平静。过去十年,他放了几年羊,开一家面馆,一直养着兰花,一直揣着梦想。他的兰友经常来找他,聊兰草,聊行情,也聊十多年前的那场疯狂。

  古蔺往事

  几十万、几百万的兰草

  在击鼓传花中疯涨

  在酒桌上,那些往事总让人难抑激动。2007年天价兰草的崩盘,以及这之前演绎的各种传奇故事,暴富、冒险、漫长的失落……

  绕不开的是那场震惊全国的命案。2001年10月,龙山镇的种兰大户任廷生被杀于自己的兰棚里,五名劫匪抢走价值40余万、共41株兰花珍品“锦绣中华”。

  在古蔺兰界,这个故事至今让人唏嘘。如今的“锦绣中华”早已不值钱了,但还是有很多古蔺兰友会种。龙山片区兰花协会副会长任正勇说,这盆兰花有着古蔺人的故事。

  在龙山镇,好些人是因为这起命案才开始种兰花的,任正勇是,徐刚也是。那时候兰花价格还没有真正疯狂起来,很多当地人并不知道兰花这么值钱。

  随后的几年,兰花价格节节攀升。一直在外打工的徐刚2002年底回到老家,开始跟朋友上山“扯草”,他的愿望,“就是找一窝任二娃(任廷生小名)的那种兰草。”

  徐刚找到了,他把这窝兰草命名为“神采飞扬”。一窝草30苗,2005年初,他第一次出手卖到2000元/苗,之后越卖越贵,2006年卖到了6万元/苗。古蔺的朱老板找到他家,要用一栋房子换他剩下的“神采飞扬”,他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

  任正勇当时就在谈判现场,他说徐刚“跟钱有仇”,那栋位于古蔺县城的房子三楼一底,临街三个门面,朱老板随后就以30多万卖出去了。

  那时候任正勇也没觉得可惜,当时兰草价格那么高,而且一年后又可以培育移栽,“20苗变成30苗,甚至40苗……”

  徐刚的“神采飞扬”总共卖了20万元,那时古蔺县城的房价才800元/平方米。但他当时没有买房,至今都住在老家的一栋土墙房里,“那时候怎么可能去买房,当然是继续买兰草了。”

  徐刚一夜暴富了,财富是他手里让人企羡的兰草。他把卖兰草的钱,又全部买了兰草。他所知道的是,那时候很多古蔺人都已经疯狂地投资兰草,有人把煤矿卖了买兰草,有人抵押房子贷款买兰草,懂的人在买,不懂的人也在买。

  而徐刚的梦想破灭,还没有等到2007年。2006年农历四月十五,一夜大雨,他早上起来打开房门,发现自己精选的170窝兰花全部不见了,只留下空盆。

  被偷了!他反应过来,“天一下子就塌下来了,脑子里一片空白。”

  他的兰棚就在卧室后面,有两米多高的围墙,养了5条狗,还安装了4个红外线报警器和电网。但那个晚上,狗一夜未叫,报警器也没有响,电线被人剪断了。

  半年后,任正勇的家里也闯进两个盗贼,半夜门被打开了,他首先往楼顶去看自己的兰棚,正好遇到盗贼,搏斗中他死死咬住对方的手,把牙齿都磕松了。盗贼跑了,他没敢去追。几天后,他把兰草全部运到成都,放在一个老师的家里藏起来。

  在外面的市场上,几十万、几百万的兰草,被击鼓传花地嗖嗖往上涨。而在古蔺,这个享有“春兰之都”美誉的产兰地,自然处于疯狂的旋涡中央。

  徐刚说,如果说兰界是一个江湖,那时是血雨腥风的江湖。

  崩盘 2007

  一苗“桃园三结义”20万没有出手

  2007年卖出的价格是200元

  今年47岁的徐刚,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,上海、重庆、南京……干过工厂,上过工地,“一天几十块,一年挣几百。”在涉足兰草以前,他的生活平淡无奇。

  2003年,他进入宜宾五粮液酒厂工作,干了10天,心里却一直想着山上的兰草。室友听说他老家山上到处是兰草,点拨了一句,“守着金山还出来上什么班?”他听了这话,马上辞职回家了。

  任正勇在涉足兰草以前,是一名走村串户的兽医,一天最多挣10多元钱。他的第一桶金,是在爷爷坟上挖回的一窝兰草,两苗人家出价500元。

  任正勇后来利用当兽医的工作之便,在乡下到处收兰草,再转手销售,有时也做一下中间人,为买家卖家牵线搭桥。那几年他确实赚了些钱,但又同样投进了兰草里。他最后的一次大手笔,是2005年底,花12.8万元买了一苗带一芽的“桃园三结义”。刚栽好不到10分钟,就有人出20万,他没有出手。

  当他还在等着将一苗一芽,变成两苗两芽的时候,却等来了2007年的崩盘。后来他卖出去的价格,是200元/苗。

  徐刚发现,2007年以后,好几年都再无人问津兰草了。很多人被“套在里面了”,没有人再到处去参加兰展,也没有到处流传的财富故事。经常听到的,是那些曾经几十万、几百万的兰草珍品,被几百元“贱卖”的故事。

  山村又恢复了平静。徐刚记得,自己小时候,常常把兰草拔回家煮面条,再加一个荷包蛋,那是自己吃到过的最美味的食物。他曾经一夜之间拥有的巨大财富,也转瞬化为乌有。

  但他一直坚持种兰草,他爱上兰草了。当年为了上山“扯草”,他花2000多元买各种兰草方面的书籍资料,他懂了兰草,就“中毒”了。他这样解释,“有人赌博中毒,有人炒股中毒,我为什么就不可以兰草中毒呢。”

  有两个孩子的徐刚面临很大的家庭负担。2007年以后,他重新开始种地,养羊子,八九十只,放在山上。没事的时候,他就在中国兰花交易网的论坛发帖读帖,认识了很多外地兰友,心情渐渐平静下来。

  三年前,他开始在镇上经营早餐店,每天早上4点过起床,检查一遍屋后的兰棚,然后和妻子从家里骑车赶到镇上,生火,煮一大锅稀饭,蒸上包子,等着天亮开始营业。

  有时候他一边煮面一边跟人聊兰草,结果常常把面煮糊了,客人打着哈哈,跟他说“是我打扰了你”。

  珍惜回暖

  加微信群拍卖

  小心翼翼地维系市场

  在兰草市场环节,双沙镇的项正洪是职业的“上山人”——只负责“扯草”。30年前,10岁的项正洪就开始上山“扯草”,直到那场大崩盘。2007年以后,他在古蔺县城开了好几年的餐厅。直到2014年以后,他才又开始上山。

  项正洪扯回来的兰草,被称为“下山草”,这些兰草经过选育以后,再分苗,流入市场。如果找到上好的新品,或者特别稀少的品种,价格就会贵很多。

  项正洪再次上山,是感觉到兰草市场又有了一些回暖。他现在都去贵州境内“扯草”,古蔺因为经历2007年之前的疯狂,已经很难再找到珍品,那些曾经的珍品,在不断地选育分苗以后,就逐渐变成了“名品”、“普品”。

  上山一趟,一般是十来天时间。回来总会绕到龙山镇,在徐刚的早餐店里,会会老朋友,带上几十上百根兰草,价格在几十元上百元一苗。有时候大家会以“赌草”的方式交易,跟“赌石”差不多,就是在未开花以前,估计这草的品相。

  在圈子里,项正洪口碑很好,懂草,又讲诚信,是什么货就怎么卖。他还会给兰友留出空间,市场上卖100元,他就只收50元。徐刚说,基于这种情况,大家保持了非常稳定的合作。

  徐刚的兰棚里现在有三四百盆兰草,一部分是自己上山“扯”的,但最近两年没怎么上山了,不好找。“有时候看到1000窝草,但最后还是空着手回来。”

  徐刚正在重新修建自己的兰棚,兰草价格下来后,没有那么担心被偷了,但他还是养了两条狗,建了更高的围墙。他偶尔会在中国兰草交易网上买进卖出,价格都在两三百块,以交流分享为主。

  任正勇的兰棚则建在他宾馆的顶楼,有1000多盆,大部分是买回来的。有时候有兰友来访,会卖出一点,其他的也以网络交易为主。

  任正勇介绍,有时候会在群里“拍卖”,但交易价格都在几十元到几百元。最重要的是诚信,任正勇说,在这个圈子里,要长远地做下去,“不诚信就会死掉。”

  “人品如兰品”,这句话在圈子里流传。项正洪加了十多个这样的微信群,他告诉记者,有些人依然会有不诚信的行为,卖“照片草”,照片很美,但到货是劣品。这种人一旦被核实,很快就会被踢出群,并通告出来,大家都避而远之。

  在沉寂了多年以后,还坚守在兰草圈里的兰友,对回暖的行情格外珍惜。任正勇说,大家都小心翼翼,一个人的诚信是靠时间积累出来的,市场秩序和环境也是大家努力维系起来的,不能轻易被破坏。

  兰友的反思/

  崩盘后很多人套在里面

  这是一场巨大的伤害

  贵州兰友杜总成为新的传奇故事,他的一盆极品兰花,目前最贵卖到60万元/苗,至今卖了好几百万元。他的这盆花,也由他自己命名为“传奇”。

  杜总告诉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,这盆花他是2012年花5000元买进的,当时很多人没有看上,但他选育出来,才发现是“绝世极品”,“以前从未有过这样的花,就是物以稀为贵。”

  11月18日,双沙镇兰友孙克美儿子结婚,包括杜总在内的川滇黔三地四五十名兰友前来道贺。除了大型兰展外,很少有那么多兰友聚会。

  如今,古蔺县有三个兰花协会,古蔺县城、龙山片区、双沙片区均有兰花协会,入会会员总共100多人。双沙兰花协会会长陈俊中告诉记者,2007年以前,仅双沙兰花协会就有一两百人,“那时候玩兰花的很多。”

  但对于那场疯狂,陈俊中至今心有余悸。“那时候圈内圈外的人都投资兰草,拍张照片,就经过几轮的交易,不懂草的人常常被骗……”陈俊中说,大崩盘后,很多人套在里面,对于行业来说,这是一场巨大的伤害,很多年恢复不过来。

  陈俊中的兰棚投资了20多万元,他和当地大部分兰友的兰草,都直供成都兰友,再转手走进消费市场,价格都比较便宜。还有一些精品,那是藏家之间的交易。

  中国兰协副会长、四川省兰花协会会长钱登荣介绍,兰花市场一般分为极品、精品、传统名品、普品。从目前的行情来看,极品、精品的价格主要由大的兰家收藏,传统名品和普品供给大众消费市场,“这才是理性和有序的”。事实上,极品和精品,也会随着选育移苗,慢慢地变成传统名品。

  徐刚跟几名龙山兰友也参加了双沙的这场婚宴。在路上,他告诉记者,自己的梦想,就是在“下山兰”里,选育出一颗稀世珍品出来,然后自己命名,流传分享,变成传统名品,这不仅仅是财富的象征,也是自己历史留名的机会。

  关于那场疯狂的往事,他说不希望再出现,平静、理性、温和,才是该有的兰花文化。

  成都商报-红星新闻记者

  杨灵 摄影报道

Copyright @ 2011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